情绪能力,特别是儿童的情绪能力,是可以通过教学方法被培养和提升的。儿童情绪教育,无论是从个人学业进步,还是人际交往,对于儿童一生的发展都具有关键作用。

儿童情绪教育的脑科学依据

情绪是一种躯体和精神上的复杂的变化模式,包括生物唤醒、感觉、认知过程以及行为反应,是对个人知觉到的独特处境的反应,包括主观感受(愉快、兴奋)、客观评价、生理反应以及与之相关的行为的倾向性,可以通过表情、姿态、语言线索来体现。近年来,在神经科学方面的研究已经提供了一个更加客观的理解,即大脑在处理传统上被称为情绪和认知知识的过程有所不同,有证据表明大脑在处理“情绪”和“认知”的水平和速度上均有差异。并且,儿童的愉悦感等积极情绪促使脑释放出有助于信息进入更高级的脑加工水平的多巴胺,刺激脑的奖赏系统的内啡肽,以及可使脑和身体内部信息传递更加顺畅的其他神经递质(李吉林,2009)。



儿童情绪教育的心理学依据


20世纪初对于儿童发展心理学的研究也印证了情绪教育的重要性。美国学者约翰逊(Johnson,1928)在弗洛伊德关于儿童发展理论的基础之上,提出儿童发展具有强烈的社会和情感性,教师应该调动儿童对于个人情绪的表达。随后,新弗洛伊德(Neo-Freudian)和成熟主义(Maturationism)理论又对儿童情绪发展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涌现出大量著作。例如海姆斯(Hymes,1947)的《A Poundof Prevention: How Teachers Can Meet the Emotional Needs of Young Children》,以及哈特利、弗兰克和戈登森(Hartley, Frank, & Goldenson, 1952)的《UnderstandingChildren’s Play》等,这些研究为情绪教育提供了心理学的理论支撑。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情绪的作用在于它具有深层进化的价值,也能够使我们与人联系在一起,其功能有:(1)激发心理能量,情绪是激发人类心理活动和行为的一种强烈的动机因素,如儿童可能会在羞愧等情绪刺激下奋发图强;(2)心理活动的组织者,特定的情绪可以将各种各样的活动组织在一起;(3)人际交流的工具和手段,人们通过面部表情、姿态等传递情绪,如积极开心的情绪线索会鼓励他人的接近,消极情绪则相反;(4)连接群体的纽带,共同的情绪体验形成群体,如“同仇敌忾”就是由共同的情绪体验产生的群体纽带。从20世纪中期起,发展心理学对于儿童的动作行为和儿童社会情绪表达的相关研究开始大量涌现(Anderson,1956;Garte,2017),发展出精神分析、行为主义以及社会认知发展等流派,为儿童情绪教育奠定了心理学基础。


儿童情绪教育的教育学依据

早在19世纪,儿童情绪的表达和管理就开始进入教育研究和教学实践。受浪漫主义将“感觉”视为人类进取的源泉、以个人自我情感的表达为自然推动力的影响,“早教之父”福禄贝尔(Froebel)在1837年创办了世界上第一所幼儿园,并强调了利用教育的方式帮助儿童将内在感觉和想法用外部表情表现出来。随着儿童教育研究的发展,一些专门针对儿童情绪教育的项目开始从公立教育体系中分离出来。比恩(Beane,1990)总结到当时的社会环境深刻影响了儿童情绪教育的专门化,使相关教学机构独立于公立学校。进步主义课程理论的兴起为情绪教育的课程化奠定了基础。受卢梭等教育家影响,20世纪初期“以儿童为中心”理论为核心的进步主义课程论被大力推崇。学校开始更多地关注孩子的个人兴趣和心理问题,社会情绪能力的培养成为课程目标之一。进步主义的实践者蒙台梭利开创了“蒙台梭利教学法”,用以帮助儿童的运动发展和情绪调节;而另一位重要代表杜威(Dewey,1938)更是提出了系统的全面课程论,主张通过关注孩子的个人经历,引导他们体会艺术和情绪的本质。

无论是从教育机构的测评报告,或是研究人员的调研考察报告中,儿童情绪教育有助于学业成功和人际交往已成为普遍认可的结论(Bailey, Denham, Curby, & Bassett, 2016;Broderick& Metz, 2009;Hyson,2003)。同时,对于缺乏情绪教育所带来的负面问题,教育研究者们也进行了大量的论证(Broderick & Metz, 2009;CASEL,2008)。可以说,儿童情绪教育,对儿童的认知学习和健康发展具有极大的现实意义和指导价值。诸多儿童教育者坚信儿童情绪教育是学前教育中最重要的部分,对于学业准备和包括读写及逻辑等方面的认知能力具有积极作用。首先,较强的情绪能力可以帮助学前儿童更好地适应小学生活,为更高效地接受学校教育奠定了基础。国际性教育机构CASEL(CASEL,2008)经过大量调研认为,受到良好情绪教育的儿童在入学后能更好地参与集体活动、与师生互动,表现出对学校环境更强的适应能力。美国PATHS课程项目的研究印证了这一结论,认为受过情绪教育的儿童拥有更多社交技能和更强的领导力表现,并且他们更善于自省。其次,对情绪的正确管理有助于学生形成积极的学习动机。在一项对200名幼儿园儿童的研究中,Georgia(2014)发现受过情绪教育的儿童对自身学习能力认可性更强。特别是在数学与读写科目上,这类儿童在课堂上更加专注,学习积极性和领悟力更突出。